當前位置: >> 新聞中心 >> 株洲市公共自行車背后的故事

       我們問了很多株洲人,有白領,有家庭主婦,有學生,有退休老人,有養尊處優的老板,有辛苦勞作的進城務工人員,沒有一個人會說自己不喜歡公共自行車。

       這也許還不能說明什么,但是,關于公共自行車的數據很好地說明了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   根據株洲市健寧公共自行車發展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健寧公司)提供的數據,截至11月23日,運行了半年的株洲市公共自行車使用量已經超過1500萬人次,辦卡數量超過10萬張,僅11月19日一天,使用量就達到了203284人次,突破了20萬大關。

       街上每天與你擦肩而過的黃綠相間的公共自行車,無疑有效破解了城市中普遍存在的公共交通末端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難題。這到底給株洲人的生活帶來了多大的變化?還有多少公共自行車背后的故事是你不知道的?

1319015818804482-1319015818806471.jpg

晚上9點多,是調度員每天工作的最后一個高峰期

       調度員的故事:

       每天要舉7680斤的調度員小陳后臺調度員“足以進省舉重隊拿名次”

       身穿藍色工作服,每天在各個公共自行車租賃點刷卡、取車,再開車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,瞧見哪個租賃點缺車了,就把車放置于此,每天周而復始160多次(160個租賃點),這是公共自行車調度員陳軍平的工作任務。

       他的同事,今年57歲的龔長輝在夜色下笑著給小陳支招,一天把重48斤的自行車舉上放下160余次,共7680斤,足以讓他進省舉重隊拿名次了。

       11月23日16時45分,陳、龔二人開車載著26臺自行車從位于天元大橋西橋底下的調度站出發,聽取服務臺的調令,向西行駛,把車放在神農廣場——河西地區每天用車量最大的租賃點。

       接下來的3個小時,兩人就像上緊了發條的鐘表,幾乎沒有停歇地工作。

       “最一線”的工作人員

       當天17時12分,市區各企事業單位職工陸續進入下班高峰期。此時,腳踏公共自行車的市民隨處可見。

       由于暫時沒有收到后方的指令,車至尚格名城時,小陳和龔長輝觀察到位于此處的租賃點的車輛快要達到滿額,便“自作主張”下小卡車取自行車。

       “這里的車如果不及時拉走,住在這里的人等下就沒有位置還車了,而像風光帶、神農廣場那些公共場所就無車可取了。”小陳說,車的數量是一定的,怎樣最大限度地滿足大多數市民的需求,得靠后方及時調令和調度員在現場的靈活運用。

       據介紹,調度員的工作制度為上午班(7:00-15:00)和下午班(15:00-23:00)。但小陳強調,二者雖然同為8個小時,但是上午一般只有早上上一個多小時的用車高峰期,而后者則不然,17到18點是一個高峰期,各小區的鎖車柱基本爆滿,市民下班騎的車無處可停;21點到22點又是一個小高峰,二中的學生下課,神農城的游客相繼散去,“我們從車上放下一臺車,下面就有人在那里守著,放一輛取一輛,四臺調度車全都用上都難以滿足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餓了,但是不能回家吃飯”

       18時許,道路兩旁高聳的路燈漸次亮起,小卡車的車載廣播正播放著美食節目,擁有悅耳嗓音的主持人用上揚的音調介紹各色佳肴。小陳喉結動了幾下,無可奈何地笑道:“這時候放美食(節目),簡直是刺激我們,餓了,但是又不能回去吃飯。”

       龔長輝說,只有等到19點多,大家已經出來休閑,他們才有空回家吃上飯。在家園小區取車時,在駕駛室有說有笑的小陳變得沉默不語,腳步也變得遲緩起來,疲憊之態已經寫在臉上了。刷卡、取車、然后抓著車身一用力、再托舉給站在離地一米多高的車廂上的龔長輝。

       這一次,兩人取了11輛車。“得留一部分,數額一般達到租賃點的40%左右就行了。”小陳解釋。

初中少女口述_迅雷下载网站你懂的_成年网站视频短片免费_悠悠色情av网站大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